狗州备用

  说不定隔壁车厢坐着个像我一样倒霉的囚犯,想要与他同病相怜的兄弟通个信?可能这火车里坐满了要送去我伯伯那儿的少年犯?我又敲了敲,这次是用脚。检票员进来了,叫我安静坐好。我坐了下来。

狗州备用

  我能用手指钻上四个小时,至少挖通三节车厢,挖出一条通向自由的隧道,从此消失,不用到撒母耳?史勒哈夫(原姓费尔伯格)那儿去,也许他们还会再送我过去一次。

  选自《锯齿形的孩子》/ 大卫格罗斯曼 著 / 译林出版社; 第1版 (2015年4月1日)

  一个穿着列车工作服的男人,站在站台上,朝我用力吹了吹哨子,用大幅动作示意我把脑袋收进去。真是要疯了,这满满一车的人,怎么穿着制服、吹着哨子的人偏偏向我挥手。我偏不把头收进去。这样爸爸和加比就能看着我直到最后一刻,就能记住这个孩子。

  上一回我被“史勒哈夫化”以后,我的整个人生都终止了。那是在我惹了潘西娅?马乌特耐尔那头母牛之后。那一次,伯伯把我关在一间又小又闷的屋子里,毫不留情地教训了我整整两个小时。他一开始还轻声细语地,甚至还记得我的名字。但是过了一会儿,他就像以往那样完全忘记他在哪儿了,也忘了跟谁在一起。他感觉就像是站在一个巨大的舞台上,在城市广场上,面对着人群,里边有他的学生,有慕名而来的仰慕者。

  而现在,又来了。而且毫无意义。我又没犯事儿。“成人礼之前,你得好好听听撒母耳伯伯的话。”加比说。突然间他又成了“撒母耳伯伯”。我可从来不知道。

  本文节选自他的另一部小说《锯齿形的孩子》。十二岁的诺诺跟随一个国际大盗,闯祸,历险,揭开秘密,展开了一段他做梦都想不到的成长之旅。根据本书改编的电影获得了第26届欧洲电影奖。大卫格罗斯曼自己说道:“当创作使我陷入孤独和疲惫时,我便为孩子们写小说,它们能将我治愈。《锯齿形的孩子》便是这样一部。”

  “如果还是那件事的话”父亲厉声道,“你趁早忘了得了。自从次咱们谈过后我的情况仍旧是老样子。我还是办不到。

  “如果还是那件事的话”父亲厉声道,“你趁早忘了得了。自从次咱们谈过后我的情况仍旧是老样子。我还是办不到。

  我座椅的皮套上有个小洞。我把手指塞进去,将它弄成个大洞。有时在这种地方可以捡到钱。但我只摸着了海绵和弹簧。

  而现在,又来了。而且毫无意义。我又没犯事儿。“成人礼之前,你得好好听听撒母耳伯伯的话。”加比说。突然间他又成了“撒母耳伯伯”。我可从来不知道。

  说不定隔壁车厢坐着个像我一样倒霉的囚犯,想要与他同病相怜的兄弟通个信?可能这火车里坐满了要送去我伯伯那儿的少年犯?我又敲了敲,这次是用脚。检票员进来了,叫我安静坐好。我坐了下来。

  而现在,又来了。而且毫无意义。我又没犯事儿。“成人礼之前,你得好好听听撒母耳伯伯的话。”加比说。突然间他又成了“撒母耳伯伯”。我可从来不知道。

  “如果还是那件事的话”父亲厉声道,“你趁早忘了得了。自从次咱们谈过后我的情况仍旧是老样子。我还是办不到。

  火车还未驶出站。它缓慢地穿过混合着柴油味的闷热气浪。我开始有了一些新的感觉。旅行的气味。自由。我在旅行!是我一个人!我把一边脸颊伸到热风里,接着又换另一边脸颊,试图风干爸爸的吻。他从来没有像这样当众亲吻过我。这算什么,亲亲我,然后把我送走。

  火车轰鸣,就要驶出车站了。孩子站在一节车厢的窗边,看着站台上与他挥别的那对男女。男人一只手摇晃着,动作轻微而羞涩。女人挥舞着双臂,甩着红色的大围巾。那个男人是孩子的父亲,而女人是加布瑞拉,也叫加比。男人穿着警察制服,因为他是个警察。女人穿了条黑裙子,因为黑色显瘦。竖条纹的衣服同样也显瘦。最显瘦的是,加比曾开玩笑说,站在某个比她还胖的人身边,只是到现在她还没找着这么个人。

  我站起来。检查了两遍如何打开窗户,如何关上它。我打开又关上垃圾桶的盖子。车厢里也没别的什么可以开开关关了。所有东西一切正常。火车里真是井井有条。

  我座椅的皮套上有个小洞。我把手指塞进去,将它弄成个大洞。有时在这种地方可以捡到钱。但我只摸着了海绵和弹簧。

  以色列作家大卫格罗斯曼凭小说《一匹马走进酒吧》获得了2017年国际布克奖。小说的英国译者杰西卡科恩(Jessica Cohen)也因此同时获奖。格罗斯曼和译者分获2.5万英磅奖金。结果于当地时间2017年6月14日在伦敦的维多利亚和阿伯特博特馆颁出。

  以色列作家大卫格罗斯曼凭小说《一匹马走进酒吧》获得了2017年国际布克奖。小说的英国译者杰西卡科恩(Jessica Cohen)也因此同时获奖。格罗斯曼和译者分获2.5万英磅奖金。结果于当地时间2017年6月14日在伦敦的维多利亚和阿伯特博特馆颁出。

  我座椅的皮套上有个小洞。我把手指塞进去,将它弄成个大洞。有时在这种地方可以捡到钱。但我只摸着了海绵和弹簧。

  上一回我被“史勒哈夫化”以后,我的整个人生都终止了。那是在我惹了潘西娅?马乌特耐尔那头母牛之后。那一次,伯伯把我关在一间又小又闷的屋子里,毫不留情地教训了我整整两个小时。他一开始还轻声细语地,甚至还记得我的名字。但是过了一会儿,他就像以往那样完全忘记他在哪儿了,也忘了跟谁在一起。他感觉就像是站在一个巨大的舞台上,在城市广场上,面对着人群,里边有他的学生,有慕名而来的仰慕者。

  一个穿着列车工作服的男人,站在站台上,朝我用力吹了吹哨子,用大幅动作示意我把脑袋收进去。真是要疯了,这满满一车的人,怎么穿着制服、吹着哨子的人偏偏向我挥手。我偏不把头收进去。这样爸爸和加比就能看着我直到最后一刻,就能记住这个孩子。

  家里的每个年轻人一生当中都得在史勒哈夫伯伯那儿经历一次这样的摧残,加比管这种痛苦的仪式叫“史勒哈夫化”。

  一个穿着列车工作服的男人,站在站台上,朝我用力吹了吹哨子,用大幅动作示意我把脑袋收进去。真是要疯了,这满满一车的人,怎么穿着制服、吹着哨子的人偏偏向我挥手。我偏不把头收进去。这样爸爸和加比就能看着我直到最后一刻,就能记住这个孩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